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主页>美育研究>
阅读文章

久石让动漫交响乐的审美特征及其美育功能

文章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时间:2010-05-31 09:34:15

久石让动漫交响乐的审美特征及其美育功能

               2008级文学院美育专业研究生  邓佳

摘  要:本文运用音乐学理论和美育的思想来阐述久石让的七部动漫交响乐(《天空之城》、《千与千寻》、《魔女宅急便》、《风之谷》、《龙猫》、《哈尔的移动城堡》、《幽灵公主》)的审美特征及其美育功能。

关键词久石让;动漫;交响音乐;旋律;审美特征美育功能

引   言

    美育不仅能陶冶情操,提高素养,而且有助于开发智力,而音乐又在美育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因为音乐中包含着丰富的美的内容,贯穿着美的规律,并且好的音乐能够使人得到全面发展。“爱上,完美,激动,无法言语,感动到死” 是很多人对久石让动漫交响音乐的形容,脱离影像的音乐,给人最强烈的感受还是优美的旋律、多彩的和声、画面感与色调感相得益彰。并富有上升到艺术高度和人文高度的空间。所以本文先探讨久石让的动漫交响乐的审美特征,其次探讨其美育功能。

一、 久石让动漫交响乐的审美特征

交响乐:一词源自希腊文,愿意是“一起发声”。后来指不同性质的乐器一起工作共同完成一部音乐作品。[1]它是通过有组织的乐音在时间上流动所产生的音响来创造艺术形象或意境,表达人们的思想感情,反映社会现实生活的一种艺术;并对人类产生巨大的精神力量和鼓舞作用。交响乐具有音乐艺术所共有的审美特征,是艺术审美的主要对象之一。[2]交响乐的体裁分为组曲、序曲、协奏曲、交响诗和交响曲。

交响乐中的乐器分为弦乐器、管乐器和打击乐器。弦乐器包括(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倍大提琴);拨弦乐器包括(竖琴、吉他);击弦乐器包括(钢琴、羽键管琴)。在交响乐队中,弦乐器是以核心力量的角色出现的,其音色、力量、表现、情绪感染等都是音响乐队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是音乐的土壤。管乐器分木管乐器(长笛、双簧管、英国管、单簧管、低音单簧管和巴松)以及铜管乐器(小号、圆号、长号、大号)。打击乐器分有调打击乐器(定音鼓、管钟、木琴和钟琴)和无调打击乐器(小鼓、大鼓、三角铁等)[3]

音乐创作往往是艺术家把自己在具体的审美感受中积累和蕴蓄的情感,通过艺术传达自然的流露出来。抽象的音乐表现直接唤起欣赏者具体的情感体验和想象,情动神摇,心弦震鸣,这是音乐所带来的艺术魅力。

音乐的要素有旋律、节奏、和声、色彩、调与调式,而旋律是音乐的灵魂,音乐的魅力体现在旋律。一部音乐作品无论大小,其全部思想与表现内容均由旋律陈述出来,旋律是由高低不同的音的有秩序地组织排列变化构成的一条运动线。旋律分为水平式的旋律(该旋律线情绪平静、舒缓,节奏均衡);上升式旋律(一般表现激动的、兴奋的心情);下降式旋律(一般与缓和、松弛、悲伤等情绪有紧密的联系)。[4]

久石让动漫交响乐的审美特征表现为:

1.平缓中带伤

真实的音乐源于人类的状况,并直接表现内在的灵魂的状态[5]。不管是《天空之城》还是《幽灵公主》,久石让每部动画片的主旋律中都带有一种让人感动的气质,这种感伤让人沉醉其中,不由自主,而这种感伤的情怀来自于音乐温柔的述说出了人类心底之处的灵魂之音。 

每一种声音都是生命的一面,每一种声音都带着故事,这些声音交汇,表现得及其复杂,一个乐队能够表达的,也许没有生命的长度,但至少在尝试接触生命的深度。[6]钢琴是色彩乐器,是淋漓尽致地能够丰富表现人内心世界的乐器之王,而钢琴配以大提琴的饱含苍茫,隐藏锋芒,或配以中提琴的略带忧郁和感人的气质和小提琴的悠扬,轻柔,足以以一种安静,低调而明晰的方式走进人的内心深处。生命的音乐在这两大交响乐的乐器主力部分得以充分展现。

比如《幽灵公主》,交响乐的第一乐章,先是一声很轻的鼓的波动,接着是大提琴低鸣地旋转而出,在大提琴的断歇之中,一切都沉静到了心底。而随着小提琴的带动,主旋律便油然而生,而这旋律带着述说一叹三调,将本无感应的心激荡起来,魂牵梦回,断然心底深处的低鸣与起伏便穿透着宿命的音符展开而来。“悲”,“哭泣”,“向谁倾诉”,是所能感受到的最贴切的形容。而随着最后一乐章的展开,则是钢琴的柔美气质划破长空,配以小提琴的轻柔音质,安抚着人类受伤的心灵,“安慰”,“原谅”,“包容”,则是在音乐结尾之处告诉人们的答案。          再比如《风之谷》,前奏,钢琴带着独有的温柔,清脆而缓慢地走近人们心中,旋律安静,却任然带着一点点倾诉,甚至是一点点的挣扎,而小提琴的悠扬飘荡和着钢琴的降调与旋律的下降,同样让人们感到一种淡淡的忧伤。

除此之外,玫瑰花般浪漫醉人的忧伤如《哈尔的移动城堡》,或梦想遥不可及地却拼命想去抓住的忧伤如《天空之城》等,所有的音乐旋律中共同的魅力似乎是来自于表现人类灵魂深处的伤,这种伤是人类所苦苦追求的希望,是人类不曾满足的愿望,或是失望更是失去,总之,大师以音乐表现的特有方式或安静,或缓慢,或温柔地,或深沉地,或包容地述说着人们心中的那个带有宿命般伤感的灵魂。

2. 激情中释放

   如果说“平缓中带伤”是平缓安静的带有述说性的旋律中所特有的魅力的话,那么这里的“激情中释放”是指交响乐所有乐器在具有强烈节奏感的旋律中制造出来的一种气势,这种气势释放着人们内心的情绪,释放着人们的空间想象力。

    如《天空之城》,随着主旋律的展开,小提琴和大提琴的交互配合,悠扬而明快。让人似乎像是飞翔在天空中俯瞰着大地,看见了美好的田野,和谐而充裕的绿色世界,心情是那么愉快而自由。随着旋律的变换和走高,各种乐器的交互演奏,似乎像流水一般一瞬间倾斜而下,节奏非常强烈。顿时让人情绪变得高昂,激动,震撼,似乎看见了太阳的光辉, 看见了城堡迎着光芒出现在云的上空。而随着一组大号乐器的吹响,我们仿佛接近了天空之上的那座城堡,仿佛听到了关于天空之城的故事,见证着那个悠久的传说,目睹着城中的那些祖先们遗留的痕迹。随着主旋律的再度出现,大提琴和小提琴的伴奏,以及强烈震撼的打击乐器的交织,一切都带着一种希望与向上,一种激情与坚定,很辉煌也很壮阔,似乎述说着人类曾激情地追寻着未知与梦想,热烈而悲壮,荡气回肠。

同样的《千与千寻》 在旋律演绎的变奏与高潮部分,悠扬明快而舒畅,使人们在海阔天空的自由境界之中释放情怀,无限开心;有着展望和希望,高扬地飞翔。而《龙猫》在急促而优美的旋律中人们开心地投入自然的怀抱,与山水为伴,找寻着童年的纯真。

总之,在交响乐的协同气势之中,把人们的想象力推到一个高潮,空间的万物,自然的万界都可以任你自由地驰骋,而情绪,或快乐,或悲伤,被毫不做作淋漓尽致地释放着。

二、久石让动漫交响乐的美育功能

   (一) 旋律塑造和谐人格

人格系统内的各元素可以通过音乐美育加以塑造,人格是一个包含多种精神元素的内在系统,它的元素有道德,智慧,意志,情感,责任,学识,尊严等,其中,道德,意志,情感,智慧是最本质的,当各元素的独立运行和关联运动都趋于和谐,人格系统也趋于和谐了。[7]

久石让的旋律总是静动结合,而音乐描绘的图景来自于大自然,美好而向上,不仅引发出藏在人灵魂深处的感动,还张扬出生命本身所最求的激情与释放。交响乐奏响的和谐而优美的旋律之音塑造着听众的人格,并力图带向一种生命的和谐。

1.向善的旋律

《乐记》中记载,“乐也者,圣人之所以乐也,而可以善民心,其感人深,其移风易俗。”

身为音乐家,只能像一面镜子般在音乐中反映出真正的自己,任何矫饰,虚伪或不诚实,都会从他所弹奏的音乐中反映出来,对音乐家来说,那是一种耻辱。只有真实地把音乐中特有的生命力传达出来,才是有意义的。[8]久石让的旋律没有丝毫的做作,而是干净而纯粹地反映出人们灵魂深处的感动,有着让人流泪的力量,这种淡淡的忧伤带有一种善良,一种包容,一种成全,抚慰着人的内心,成全着那份美好。正如《千与千寻》中,千百颗承受重压深陷角力的心灵,在音乐中寻找到回归天然纯朴童真向善的通道。

2.激发人情感,想象和意志的旋律

音乐在所有的语言中是最富有想象力,最扣人心弦,音乐可以触及人类温暖的心灵深处,开启人们想象世界的源头。[9]音乐还能自由地抒发着人们内在的审美情感,塑造人们的意志品格。

久石让成为与宫崎骏合作最多的作曲家,他的音乐总是充满梦幻色彩,给听众以充分的想象空间,比如听《天空之城》,在大气磅礴的音乐旋律中会有似乎目睹到天空中的太阳或城堡的意象,听《千与千寻》,会有一种走进神秘与诡异的未知世界的意象,或者漂浮于蓝天,沉浸在深蓝的海中的畅快。还有,音乐才子周杰伦在访谈时,也说过,他最喜欢听《龙猫》,因为一听到旋律就会感受似乎回到了单纯的童年生活,在田野在雨后无忧无虑地奔跑。

同时久石让自己也说过,他希望自己能始终保持一颗童心,永远对生活充满好奇。并希望观众能在听到音乐时,能够增添勇气,获得一些积极的东西。

总之,久石让的旋律抒发着人们内在的审美情感,可以说是自胸中流出,用心去歌唱,表现哀愁、悲伤、犹豫、惶惑、愤疾之情,但其基调与主导倾向又是自由的、开朗的、愉快的、昂扬的、舒展的,它倾诉着人们美好的童趣,描绘着海阔天空的壮丽蓝图和充满绿色生机的美妙的自然,又绝不追求纯粹官能的刺激与靡靡之音。他的旋律富有生命的激情和勇力,带来希望和向往。

3.引发人们思考的旋律

尼采把音乐看做最有深度的艺术,一个人越是音乐家就越是哲学家。[10]当我们诠释一首乐曲时,我们的处境就如同在一个及其广大,又深不可测的世界中探寻,为许多大大小小的问题找到答案。[11]

久石让用旋律述说着,而我们通过他的音乐思考着,每首交响曲的结尾都是一种答案,或许是激情地高扬,或许是平静的安抚,在悲伤中听懂心灵的渴望,在悲壮中成全生命努力后的辉煌,在悠扬起伏,如泣如诉的美好旋律中,人们豁然开朗,似乎什么都变得不那么重要,音乐已经替人们进行着最后的选择。

所以久石让的交响乐那美妙的旋律陶冶人的性情,影响和改变人的性格,驱除着人的痛苦,恢复着心灵的和谐。

三、 结论

久石让的音乐旋律魅力不仅体现在“平缓中带伤”,还体现在“激情中释放”,“平缓中带伤”的旋律使人获得向善的感动,在感动中抒发了压抑在人们心底深处的灵魂之音,培养了人们的道德;而“激情中释放”的旋律使人们的情绪得到淋漓尽致地释放,干净,透彻,毫无做作,在情绪的释放中,在旋律所创造的自由的想象空间中,人们获得了心灵的和谐,获得了重生后的自由。

参考文献

 [1]贺春华:西方交响音乐欣赏.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7.

[2]沈文洁:交响乐艺术形象塑造的审美分析.重庆科技学院学报,2008(1).

[3]贺春华:西方交响音乐欣赏.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7.21-25.

[4] 贺春华:西方交响音乐欣赏.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7.3.

[5] 斯蒂芬·戴维斯:音乐的意义与表现.湖南文艺出版社,2007.151.

[6王志兵:像大提琴一样思考.剧影月报,2006(2).

[7童江梅:论音乐美育对和谐人格的培养新东方, 200612.

[8]  [ 美 ]露丝·史兰倩丝卡:指尖下的音乐.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9] [ 美 ]露丝·史兰倩丝卡:指尖下的音乐.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

[10] 尼采:悲剧的诞生.北岳文艺出版社,2004.

[11] [ 美 ]露丝·史兰倩丝卡:指尖下的音乐.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40.

上一篇:没有了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