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主页>艺术美育>
阅读文章

汪明华:工笔画家刘临艺术印象

文章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时间:2015-08-14 13:21:59

人物简介:刘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重彩画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文化部现代工笔画院副院长北京工笔重彩画会副会长


简单的线条,不简单的精神

——工笔画家刘临艺术印象

· 汪明华(《人民艺术家》杂志总编辑、编审)

赋有深邃眼光的人可以从一根线条多少弯、一只笑窝多深、一块隆起的高低里猜出不可捉摸的色彩。

——(法)巴尔扎克

用一根线条去散步。

——(德)保罗•克利

当刘临用墨线穿过《秋瞑》姑娘的发丝时,简单的线条在他的画中就有了存在的位置带着真实的思想与微妙的情感,刘临用简线条语言串联了人们的回忆与思念、景物的生机与衰落,它记录了花朵的香气与摇曳,记录了古的沉香与悠久,还有那水中荷花的挺立、荷下水流的灵动,以及人的智慧。

有人说,线条是简单的,也是复杂的。在刘临的画作中,线条可以说是千变万化的,一根根简单线的汇集,成为一种神奇的抒情手法,没有单一,只有出神入化。如果说没有达到“化腐朽为神奇”的程度,线条那带有跳跃性的节奏也给画的生命带去了新的生机。其实说到“画中线”,那更是一个悠久的话题。当牙牙学语的儿童手拿着画笔,面对着一张白纸时,他首先会用一根线条在上面涂鸦。二十世纪享誉盛名的艺术大师毕加索曾经有个有意思的故事,晚年的毕加索有次到一所少年活动营参加公益活动,孩子们都在画画,毕加索饶有兴趣地观看着孩子们的表演,并说:“我像你们这样大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像大师一样画画了,但是只有到了今天,我才发现自己像你们一样在真正地画画。”晚年的毕加索的绘画艺术天真自由,用线随意洒脱,无拘无束,真正像孩子一样翱翔在线条的王国。

在中国画中,线条是为最原始的一种绘画形式,也是最能直接迅速地传达出画家的感受和理解的一种抒情手段。它是一种非常单纯的绘画形式,它是彰显画家个性的有力手段可单纯并不意味着简单对于它的把握水平反映了画家固有的经验程度和精神特征。而又由于线条是抽象变形的最直接手段,所以个性的显现也就更明确、直接。在中国画中,“线”还是塑造多种画外余音、象外之意的前提。净化了的线条就如同音乐一般展示了超现实的抽象美的特质,成为中国绘画的灵魂。那一根根长短粗细、疾弛曲缓、飘逸灵动的线条仿佛音乐的符号,在画家笔下一会儿徐徐写出,淡定轻盈;一会儿惊风急雨,横扫千军。简单的线条表现出气韵万千的精神。英国形式主义美学的代表者克莱夫·贝尔曾对绘画形式中的线条作了经典的阐释:“在各个不同的作品中,线条、色彩以某种特殊方式或形式的关系,激起我们的审美情感。这种线、色的关系和组合,这些审美的感人的形式,我们称之为‘有意味的形式’”。在刘临的画中,这种“意味”就越发淋漓尽致细观他的《留香》系列画作,花朵是线性的,花枝是线性的,就连花盆也是线性的,没有恣肆淋漓,没有狂怪奇崛,有的只是简单的线与线的精湛,这就是刘临对生活的一种简单的态度:生活越繁复,人生越多变,梦想越遥远,我只想走最简单的道路。

也许你并没有仔细地观他的画,在不经意处总会有惊喜的存在,那是一只并不抢眼的红蜻蜓,或停驻在古色古香的摇椅扶手上,静寂、安然,似乎与历史凝固在了一起。当阳光照进,那轻颤的翅膀为轻摇的莲藕增添了一份生机;画幅翻过,几乎在视线将要消失的地方,一只红蜻蜓又出现了。看似在飞翔,却总能留在第一次看见它的人的眼中里。它悠然而过,为一幅幽远的静物带来一丝风的悸动,为简单的线条缠绕增添了一份不简单的内涵。这只红蜻蜓寄托着刘临很多情思,他采用了一种清雅而不失韵味的红色,有着雨后山茶花的清爽,无论是在画中的哪个位置出现,都是相得益彰的存在,它与画中景与物互为欣赏,以对方为景,互不干扰,而又紧紧相连。细细品味他们之间迸发出的朦胧的火花,隐约间我们可以体味出刘临简单生活中不简单的追求那是一份对于独特生活希望的渴求,也是一种对于自然、对于艺术进行灵魂对话的畅想。“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这都得益于刘临对物象的深刻领悟,对艺术精髓的苦苦追求。在刘临的画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一种“”的神韵的存在。那是一种以静致远、以定修身的精神在表达

中国画神韵的表现,是中国美学思想的一个高峰。不可不说刘临的画中美学神韵丰富而自然,音乐感旋律感、灵动感、节奏感,这些梦幻韵律感是画中最引人注目的焦点。空灵纯美,如同清风流水,悠然以远,超然自逸。再次观赏《留香》中的几多简单的花朵,没有雍容华贵之色,没有过多的吸人眼球的装饰之物,但他们却能够在人们的脑海留得很久。当线条与色彩相遇时,刘临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线条,因为他深刻地理解了法国野兽派画家亨利·马蒂斯曾说过的一句话:“如果线条是诉诸于心灵的,色彩是诉诸于感觉的,那你就应该先画线条,等到心灵得到磨练之后,它才把色彩引向一条合乎理性的道路。”

线条就是这样,似有形,也无形,它穿壁引光,吸引了创作者的目光激发了他们的想象力,使创作者的联想最大可能地凝聚其中。在线中,既没有多余的混乱,也没有无意味的单调。这一点在刘临的纸本工笔画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抓住艺术心灵的渊源,才能具备置身寂寞之道的恒心,求新骛、好奇尚怪不可怕,怕不知返。线条的魅力,万物运动之轨迹也,艺术造型之乾坤也。迂回转折之韵,虚实相生之味,胸中逸气的抒发,思想境界的表达,物象内蕴的灵动,千年传承的砝码。这是刘临对于线执着的依据,也是他任重道远的磨砺以须

当走过艰难的学画生涯,当走过困惑与顿悟的思索,刘临入了新的艺术征途,就像他自己说的:“面对素纸,浮躁和紧张会随之平静下来,心灵随线条的波动变得澄明豁达,这种对黑白线条的迷恋,使画面虽有形无色,道也更接近直觉和本质,有时线条拨动情思缓缓释放,似月光倾洒,如山间流泉,充分体验宽松超然的心境,用这种最贴近心灵的表达形式——线条,直接与灵魂对话,仿佛找回久远的线之梦,心境也因此而感到慰籍和愉悦。”是的,当他用简单的心境着简单的线条走进艺术,获得了简单的愉悦,这是一种精神的满足,这也是一种艺术的魅力,刘临一直遵循着德国艺术学家保罗·克利的名言:“用一根线条去散步”信手游走在他自己的简单之路上,用一根从朦胧深处延伸出的线条在内心深处蜿蜒。简单,却又不乏灵动,最终,繁衍成层层叠叠的深情。他拿着他那极富内涵的笔,在心中构着生活的形象,饱深情的一笔笔的精彩,填进线条与线条之间,即刻,空白的画纸便已丰盈起来。此时,我们所看到的将不只是一些简单的线条,意在笔外,情由线。细观之,不简单的生活精神已跃然纸上

“线依于笔,本乎道,通于神,达乎气。”多年的绘画生涯让刘临对中国画有了深刻的认识。中国画传统精神的符号表现最明显的就是线条的应用,历尽几千年的传承和发展,渗透着中国人特有的审美意识,它既是一种符号,又是一种文化,现代中国画隐含着线的文化、线的精神。这些丰富的线语言可以自如表现生活展现自我,同时又体现了东方智慧以及东方人对天地大化、圆融和合的自然规律的体验。所以说线性审美体现了东方的审美理想,也蕴涵着东方哲学对美的理解,这也是中国画传统精神的根本文化渊源。所以说对于中国画中的线语言,刘临认为要在继承中尝试创新。他善于学习优秀文化传统,他手中的线或冷逸、或温雅雄奇或静逸或时尚、或古拙。他以毕生的修为活化了手中这根线,使之成为自己可随时随地、无拘无束地记下一切表达一切的绘画语言,为自然写意,为自己心象。

刘临大胆地赋予线条以新的生命,千锤百炼,创造出有民族性与个性的线之美,体现了艺术家内在生命力与大千世界的交感与统一、碰撞与融合。他手中的这支笔开始于一画,界破了虚空,留下了笔迹。既流出了内心思辨,也流出了万象之。他追求人格精神的背负与深的文化信念,他希望用一根线条去散步,闲庭信步间,顷刻的简单已成为永远。用根根线条去演奏生命,逸气灵动间,文明的印记已然凝固其中,韵味隽永。他用简单的线条支撑起画作的不简单的精神,同时也在谱写着生命的乐章,观赏者就会发现在那精彩的乐章中时时闪现着中华文明几千年来的熠熠之光。这是他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崇高致敬,这是他精心勾勒着千年的文化传承,这也是在用那看似简单而又富含不简单的精神的线条祝福着伟大的时代变迁。

出彩中国文化,出彩中国梦。

刘临祈愿。


刘临作品:白云


刘临作品:暖日


刘临作品:秋暝(局部)


刘临作品:留香系列之一


刘临作品:留香系列之四


刘临作品:鲁迅与瞿秋白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