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主页>艺术美育>幼儿美育>
阅读文章

浅析音乐与舞蹈功能的差异

文章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时间:2010-05-12 16:50:46

浅析音乐与舞蹈功能的差异

                                宋函颖 蒋小娟

在一个新的舞蹈创作过程中,首先遇到的就是如何使音乐与舞蹈结合得好的问题,这往往是一个使编导和作曲者双方都头疼的事。所以这里有许多值得探讨的问题,如:合作的方式、编舞的程序,以及心理状态因素等,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舞蹈与音乐的密切结合。但我认为不管以上种种因素的产生,其根本的原因是双方对这一对姊妹艺术——音乐与舞蹈功能的差异,没有透彻的了解所致。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往往在理性上是能够认识到的,特别是音乐对舞蹈的重要性,如:“音乐是舞蹈的灵魂,舞蹈是音乐的化身。”或者是“水和鱼的关系”等等说法,但是由于双方对自己和对方所掌握的表现手段的功能,没有进行深入的研究,仔细的探讨,并且作曲者对舞蹈的特点不太了解,而舞蹈编导对音乐知识的了解又甚为贫乏。致使双方都有良好的愿望,但是潜伏在思想深处的意识,往往不顾双方艺术功能的差异,突破了功能的局限,引起了矛盾和对立。这样必然会严重影响主题思想的深化,形象的丰满和风格的统一,甚至结构松散,最后导致完全的失败。

因此,我们必须认真地剖析这两门艺术表现手段上的功能差异,只有这样才能看到它的特长,发挥其优势。也能清楚地了解局限性的一面,避开其劣势。使双方才能紧密合作、相互补充,作品达到尽可能完美的地步。

关于音乐与舞蹈功能上的差异,可以从四个方面来分析

   一、音乐是听觉艺术,舞蹈是视觉艺术:这是人们不同感觉器官的感受艺术。通俗地说:也就是一个是有声音而无动作;另一个是有动作而无声音。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就会产生出更准确、更鲜明的形象,更深刻、更细致的内心情感。这个新的丰满的形象大大超过了只是用原来各自单一的艺术的手段所能达到的程度。

二、音乐善长于表现人物的内心情感:因为音乐本身有着较大的可塑性和抽象性,并且是靠听者的联想,发挥其最好的效益,而舞蹈则是通过形体的具体动作来表达要表现的对象。当然音乐也具有一定的客观描写和动作音响的模仿能力。但总的说来,这不是它的主要功能。舞蹈也可以有一些抽象的表现能力,同样,这也不是目前表现的主要手段。

三、音乐本身是可以不依靠其它艺术而独立存在:传播手段广泛,几乎不受环境限制,而舞蹈必须依赖音乐而存在,恰如鱼和水的关系。那些所谓没有音乐的舞蹈则是极个别的。(其实也有内在的节奏韵律)如果把一个舞蹈的音乐抽掉,那么舞蹈就不可能被人家所理解。例如:舞蹈《牛背摇篮》如果把音乐抽掉,那就会不清楚他们跳的是什么,也许什么也不是了。

四、人们对音乐的听赏记忆:由于人们对音乐的听赏记忆,要比人们对舞蹈视觉记忆困难一些,音乐本身又需要有自己的规律,通过主题的不断反复、延伸,缩短等手段,逐步加深听众对主题的记忆,随之产生各种曲式。这种曲式在舞曲中往往是较为规整的,也就是具有较为严密的格式。而舞蹈有它自己的程式但并没有严格的“舞式”如芭蕾中的双人舞格式,也是建立在音乐曲式上的。关于这一点,往往是编导和作曲者矛盾焦点所在之处。

以上讲的是音乐和舞蹈功能差异的主要方面。既然有那么多的差异,它们又怎样能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呢?因此我们从另一方面看,它们的确存在着两个主要共同基础。

    首先,都是时间性流动性的艺术。如果静止舞蹈就变成了造型艺术,音乐则消失或者变成长音,因此这两种艺术必须在等值的时间内同步进行。其次,如果说旋律是音乐的灵魂,那么节奏就是它的基础;动作是舞蹈的灵魂,那么它的基础也是节奏。因此节奏是音乐与舞蹈两者结合最重要的基础,也是连接这两种艺术的天然桥梁。只有在这同一基础上,才有可能使两种完全不同功能的艺术融合在一起。反过来,即使就这一点点是基础,确足以使两者很好地结合起来,创造出新的形象。

根据以上的分析,我们清楚地看到,编导和作曲者,在创作过程中所产生的矛盾,就是出自对以上问题认识模糊的心理因素。这里往往有两种偏向:

第一种,舞蹈编导过分夸大舞蹈的功能,不能依靠音乐的特长来弥补自己的局限。一味下达指令性的要求,强制作曲者做一种死板的被动的配合,或者要求一些不利于发挥音乐特长的硬性规定。由于对曲式规律了解不够,往往只强调编舞的“需要”,而肢解了乐曲。结果是不但音乐支离破碎,舞蹈也一样是不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另一种倾向是编导由于某种原因如:有求于作曲家,或者觉得自己音乐素养不足,过于谦虚,放弃了指令性的要求,就连指导性的启发也没有了,可以说是听之任之。而另一方面作曲者不顾舞蹈结构的要求,一味夸大自己的功能和作用。漫无边际地“发挥”。结果是结构松散,章法零乱,冗长拖拉,最后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采取极端手段,动剪刀硬剪乱接,同样造成支离破碎的结局。

德国大文豪歌德说过“工匠们是在局限中发展自己。”这句话的确对我们音乐有着极为深刻的指导意义,每一种艺术都有着它的局限性,如何在这个局限中发挥自己表现的最大自由,将是一个艺术家超长之处。当然这个局限,不是狭隘而死板的框框,也不是束缚思想的教条。它必然要借鉴别的艺术,进行渗透和溶化,才能在这个局限中展开无限宽阔的天地。

如何应用音乐功能中的长处来补充舞蹈功能中的不足?如何发掘音乐的内涵因素,为自己的舞蹈寻找编舞的依据?这将是舞蹈编导们在创作过程中至关重要的问题。

一)如何充分发挥音乐的长处来弥补舞蹈上的不足,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来探讨:

首先要利用音乐善于表达情感的长处来弥补或充实人物形象内心的情感,把握住思想情感变化的准确性。如:编导设计了一个演员在舞台上双手捂脸而哭的动作,就这一个动作来讲,我们知道她哭了,但是她哭的内心感情是什么,我们并不是十分清楚,如果这时的音乐犹如惊雷劈顶,震天动地的强音演奏,我们立刻意识到她这时一定是在感情上受到了突然的极大冲击,情绪万分的激动而掩面大哭。相反,如果我们这时所听到的音乐却是低低的轻声断断续续的律动音型,我们马上意识到,她是在低声哭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极为痛苦而压抑的哭泣。这是音乐为舞蹈作了相当明确的补充,因此,编导在事先要对音乐有所设计及要求,不然编导要求是低声哭泣的内心独白,而音乐却是喧闹的激情大哭,那就完全破坏了编导最初的构思设计。从这里可以看出,利用音乐的抒情的特长,来补充舞蹈上不易表现的内心世界,将是最有效、最省力、也是最聪明的办法。

另一个方面,就是善于利用乐曲富有节奏性的特点,来发挥舞蹈性格的鲜明性。这一点对作曲家来讲也是十分重要的,如果舞曲的节奏性不强,可供舞蹈的动作性就不会强,编出来的舞蹈的韵律感也一定不强,风格也不会突出,一种炽热的强烈节奏气氛,往往不需要任何旋律的陪衬,就可以激起人们舞蹈的强烈冲动。例如在第六届全国舞蹈比赛中的承德佛教文化艺术团舞蹈作品《鼓舞热河》大部分伴奏都是舞蹈演员亲自击鼓,激昂的情绪、震撼的节奏,不仅使演员的激情得到了极力释放,同时使观众的情绪与演员的表演产生了共鸣,达到了完美的表演效果。击鼓的节奏既是音乐、又是舞蹈动作,整个作品气氛热烈,风格独特具有很强的感染力。因此一首没有丰富的节奏的舞曲,只能是舞蹈的“配音”而已。

节奏并不是单纯的“拍子”。不能只数几个八拍就可以编舞。节奏是指“有规律性的时间的分割”。节奏本身带有风格和动作性,舞蹈的基调往往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许多民族都有它特定的节奏。如:藏族民间中“踢踏舞”的伴奏音乐是ox xx  ox xx ……是一种流行性节奏,又如东北秧歌中的叫鼓一鼓:咚0咕儿龙咚 ‖是一种鼓点伴奏,还有维吾尔族音乐节奏符点和切分运用较多,通过欢快、活泼、开朗、幽默音乐节奏来烘托舞蹈的气氛。所以当我们一听到这些具有独特特点的节奏时,就会立即联想到那种民族特有的动作和步伐。但是在我们现在创作的舞蹈中,特别是带有一些情节的舞蹈中,对乐曲的节奏往往不太注意,也没个要求,只要有拍子就行,这样既影响了舞蹈的舞姿又忽略了舞蹈风格的重要性。谈到舞蹈风格它是经过一定历史时期的积淀,一个民族由于地域或地区差异,风俗信仰以及文化发展和审美的不同,所形成并保留下来的舞蹈动作上的形式特点也不同。在第六届舞蹈大赛中女子群舞《草原深深》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它有一个贯穿整个舞蹈、形象鲜明的主题动作,这个动作贯穿于整个舞蹈始终,该动作保留了蒙古舞基本的肩、腕动作,同时变化发展了已往蒙古族舞蹈体态,运用了夸张的手法,极力夸大动作幅度,运用了上身向侧90°下腰姿态,加上在动作前的起泛动作充分展示了蒙古族女子剽悍、强劲、英勇善战、刚烈的一面。通过蒙古族的“长调”“马头琴”和“大起大落”的音乐节奏,更加烘托了整个舞蹈的艺术氛围。所以一个杂乱而平庸的节奏是不会编出韵律很强,性格很突出的精彩舞段来的。

(二)如何发展和利用音乐中内涵的各种因素(如节奏、旋律、和声等等),为舞蹈的创作找出动作的最好设计,情感的最佳依据和风格的最好选择是编导最重要的话题。

众所周知芭蕾舞《天鹅之死》是音乐与舞蹈结合的典范,俄国著名编导福金根据圣桑的“动物狂欢节”中的一段“天鹅”乐曲,创造性地塑造了一只掉队的小天鹅在垂死之前的形象,由于他对音乐的深刻理解,不但在舞蹈中体现了音乐中的内涵的全部内容,而且赋予它以新的内容和情感的升华。通过天鹅的“死亡”来歌颂对“生命”的渴望。这比原来音乐的含义又深化了一层,福金就是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进行他的创作的。

     1、从音乐的节奏和旋律中寻找舞蹈动作的最好设计。

 他在这首乐曲的开始的音乐节奏中,找到了天鹅出场的步伐,音乐是由三十二分音符组成的反复音型音符35313531……它的步伐就是根据这种音型编成的小碎步,然后又在流水般的旋律中找到了手、肩像翅膀飞舞的动作。在音乐上是悠长的旋律和律动的伴奏形成对比;在舞蹈上亦是长线条柔动的手臂和短促脚尖的碎步相对比,这种音乐和舞蹈同步的精彩结合,可以说是到了无懈可击的地步。

     2、从音乐内涵因素中,寻找出情感变化的最佳依据。

福金从音乐开始平静的大调中,找到了天鹅优美、恬静的形象又在音乐进入中段转入小调时,给天鹅又增加了情感激动的成分,表达了天鹅对生命的渴望和无限留恋。当音乐最后又回到宁静的大调时,天鹅也就在这平静的气氛中安然合翅而死去。如果不是很深入地感受乐曲中和声的转调所赋予的细微的启示,福金就不能将天鹅的感情与音乐结合的那么天衣无缝。

      3、从音乐的风格中寻找出舞蹈风格的最好选择

由于福金深深理解这段音乐是优美、朴素、宁静、含蓄的特点,从中他也找到天鹅的性格和风格的基调,既是优美、恬静、赋予诗意和含蓄的情感在这段舞里,也没有了强烈的戏剧性、垂死挣扎的表演。除了优美的律动以外,仅仅用了一些手臂分解的动作就简洁地表达了天鹅那种微弱而有强烈的对生命无限的留恋。这个形象不但符合音乐风格,也是对天鹅特性作了极为准确和生动的刻画。这样福金就从音乐里获得了他全部要寻找的东西,他把音乐变成了形象,并且赋予了新的生命,比原曲更为深刻,更为感人。

如果舞蹈编导能在音乐中从以上三个方面去探索和寻找他所要刻画形象的依据,那么,这个舞蹈与音乐的结合上一定比较好,情感上也一定更为吻合,风格上也会更统一。因此,深入了解音乐的特性充分发挥它的长处并细微地从中求得启迪和联想,将是对编导功力的考验,也是能否成功的关键,虽然它一时一刻也离不开音乐,但是一部舞蹈作品的成功与否舞蹈本身的功能也具有很重要的作用。所以只有了解音乐与舞蹈功能的差异,掌握了这个规律,才能帮助编导和作曲者共同创作出更好、更美的舞蹈作品打下必要的理论基础,同时在创作中会获得意外的成效和收获。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