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主页>美育名师>
阅读文章

金铁霖访谈录

文章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时间:2010-05-22 22:27:50

大师风采

            

——访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  

                                                                        

                                                崔彦海  

    

(本站站长采访金铁霖合影)

一个奇迹的诞生

上世纪八十年代,沉闷、封闭了多年的中国歌坛突然间陡起狂澜,经他培养出的学生一个接一个走红中国歌坛,一个又一个给中国大众带来全新的听觉震撼和美感享受。他的学生们运用有别于传统的歌唱方法,把一首又一首歌曲演绎成当代中国音乐的经典。他们以一种清纯之中洋溢端正,高雅之中不失甜美的演唱,开创了中国民族声乐将时尚与传统兼顾,流行与完美谐和的新风气,打破了文革后期民歌唱法在柔美时夹杂的小气、在舒展时难掩的苍白、在高潮时透出的空虚。让中国的民族声乐神话般一天天成长壮大,一天天走向世界舞台。在谈论这些如今已经扬名中外,甚至影响整个中国歌坛的明星阵容时,也自然让人们想到这位采用科学方法创立声乐教学新体系的人,他就是现任中国音乐学院院长的金铁霖教授。

在一个个让歌手们一曲成名的绚烂舞台上,我们看不见他的身影。而然,当歌声响起,我们会在那一串串清晰圆润、饱满酣畅的音符里听见他殷殷的心声和欣慰的陶醉;他放弃了曾作为声乐演员的舞台,却把一个又一个初出茅庐的新秀推上了更加绚丽多彩的舞台,他把自己沉积在心灵深处的斑斓梦想融入到每一个学生的演唱细节当中,殚精竭虑,精雕细琢,使他们的歌声渗透了音乐的魂魄,使他们的演唱跳出了传统的窠臼,使他们的歌唱衍成了历史的坐标。。。。。。

当这位脚步略显蹒跚却面带和善微笑的大师向我们走来时,我突然有一个念头:大师也会老啊。其实,作者何尝不知任何人都会老呢,只是不愿意把老和大师联系在一起罢了。然而,大师面容上的沧桑线谱又何尝不是他四十年来辛勤育人、科学育人的见证呢?一个在六十九年的人生岁月里造就了几十位歌唱名家、几百位歌唱新秀、上千名亲传弟子的声乐教头,年龄的印象早已被荣誉所淡化,被历史所遗忘了。人们想到的似乎永远是他铁证如山的成就和甘当人梯的贡献。这个当初在指责、质疑和欢呼、喝彩声中诞生的奇迹,在四十年后的今天,终于露出了学者的谦逊和大师的微笑。

二.坐在生命的支点上点燃生命的火焰

“音乐是我的生命,声乐教学就是我生命的支点。”这是他和我说的最动情的一句话。他身为中国音乐学院的院长却从不脱离教学一线,直到现在,还有四十多位民族声乐研究生和本科生在跟他上课,假如由于会议或公务耽搁了课程,他一定会挤时间给学生们把课程补上。也正是在上课的时候,我们的大师才会找到他真正的自己,俗世的纷争,窗外的喧嚣,此刻一如风中的枯叶,飘向邈远的天外。他要用为人师表的庄严澄清身为院长的心事,他要让自己的心田静似一汪碧水,使学生们唱出的每一个乐句、每一个音符都能通过听觉神经的传输,在心灵这片净水荡起审美的涟漪。那涟漪在向四周扩展,一圈又一圈,像金色的光环。光环升起来,飘向央视春晚和青歌大赛的舞台,彭丽媛、宋祖英、阎维文、戴玉强、张也等年轻的身影出现在光环中,光环里飘出的歌声像巨大的渔网,从观众席上捞起狂热的欢呼和忘情的呐喊。光环升起来,飘向悉尼、飘向维也纳、飘向肯尼迪艺术中心,她(他)们用字正腔圆、声情并茂的中国歌声征服了怀疑的目光和陌生的耳朵,让洋人的大拇指为中国人的歌声竖起来。

他曾不远万里赶到悉尼,为宋祖英做演出前的充电式辅导,结合宋祖英的演唱风格,在曲目和演唱细节上进行巧妙地调整。金老师说:我这样辛苦,不仅是为了一个青年歌唱家的成功去保驾护航,更是为了她要演唱的中国歌曲负责任,在那时候,宋祖英她们就是那个陌生世界里的中国形象,她们的歌声要传达出中国民族声乐的魂魄,要让那些已经习惯西方音乐体系的权威们用全新的目光和惊讶的赞美来评价中国歌声的独特魅力。宋祖英等多位学生的成功,不仅是他的科学教学体系的成功,更是中国声乐走向世界、征服世界的良好开端。

“我并不仅仅借鉴西方的发声方法,也借鉴了中国气功理论中的意念导引,中医理论中的辨证施治,京剧和其他地方剧种的行腔特色等等,只是所有方法都要因人而异,因材施教。我的科学教学就是为了学生的科学发展。这是完全符合党中央的科学发展观。”大师提到了科学发展观五个字,眼睛登时闪出烁烁的光芒。笔者知道,因为科学发展观的提出为他多年来坚持的科学教学法提供了强有力的理论支持。早在20年前,他就在探索“教师的科学教学与学生的科学发展”。当时有人反对说:“艺术是不需要科学的,科学化的艺术不是真正的艺术”。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从指导思想上为他的理论和实践正了名,平了反,他怎能不激动万分,又怎能不豪情万丈呢。

 每周的一、三、五,是他为弟子亲自上课的日子,也是他心情最舒畅的日子。坐在钢琴前,就像坐在了生命的支点上,键盘上的每一根手指都在校正学生发声的音准,每一个手势都在提醒学生改正的要领。从声音的位置到声音的变化,从呼吸的深浅到瞬间的表情,从姿势到口型,从发声到吐字,“声、情、字、味、表、养、象”金氏教学体系的七大要素,环环相扣,逐一检验,发现问题,给出方法,反复实践,直至完美。几个小时下来,体力已经严重透支,可他仍然坚守在那里,像一个哨兵在坚守岗位,像一个天使在守卫天堂。直到每一个学生都带着欣喜的收获离去,他一个人还要在那里坐上很久,在心里把每一个学生的进步和不足逐一过滤一遍,制定出对症下药的配方。以便在下一堂课上因人而异地辨证施治。

他是一个不愿离开课堂的人,因为他的生命支点在课堂上。每当走进课堂,他心灵深处的灵感与激情就像血脉一样充实在生命的躯体中;当他走出教室,掩上房门,一种莫名的空虚和无奈就像潮水一般袭入心田,让他感到说不清的怅惘。像战马走出了疆场,像演员离开舞台。这使我想起他说过的话:音乐是我的生命。

三.中国气派,民族神韵

在和金老师谈起中国原生态声乐艺术时,他说:我尊重中国原生态的民族声乐,它是我们共有的根本和财富,它具有独特的音色和韵律,尤其是那些已经在历史的长河里形成了鲜明的地域和民族特色的民间歌曲,更有着独特的传承价值和审美价值。然而,原生态的唱法不能永远不变,所谓永远不变的就是永远的变。因为,变化才能出新,出新才能发展。所谓的文化传统,就是在不断的反传统的过程中演变着,发展着。你看,中国最早的诗歌是四个字的,什么关关雎鸠,在河之洲;什么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等等,后来变成五个字的,再后来又出现了七言诗、白话诗、散文诗。。。。。。我们的民族声乐也是一样,也在伴随着历史的进程,在传承中取舍,在变化中进步,在创新中发展,在发展中完善。我用科学的研究探索构建科学的声乐教学体系,将西方美声的发声方法有选择的融入中国民族歌曲的演唱,这样既能扩展民族歌曲的音域范围,也能更加美化歌者的声音。从而使得中国的民族声乐既充满磅礴正气又表现婉转和气。

在大师的认知世界里,西洋美声不是阳春白雪,民族民歌更不是下里巴人。中国人的民族声乐要靠中国人的科学创新来发扬光大。要在“守根”的基础上“养根”,要在“护根”的前提下“壮根”。守根就是守住民族传统和民族精神这个根本,养根就是以博采众家之长的手段为我们的民族文化之根增加新鲜的营养,使之更加牢固壮大。根的牢固壮大必然换来花朵的绚丽芬芳,果实的硕大圆满。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大师在他多年的教学实践中把科学性始终放在第一位。他的声乐教学科学性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方法本身的科学性,另一个是方法运用的科学性。也就是说,所有的教学方法必须符合科学的规律,不能脱离了人体这个作为第一性物质的客观存在。科学的方法不能是孤立的,要成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和运用体系。科学的理论体系要靠科学的运用体系来实践和检验。要做到因人而异和因材施教。大师说,面对一个歌手,首先要搞清楚,她的演唱风格是怎样的,他的优势在哪里,他的潜力在哪里,他的问题在哪里,优势的内在条件是什么,潜力的发展方向是什么,问题的内在原因是什么,生理的、心理的、方法的等等。经过这样的科学分析,再选择具有针对性的科学方法,让歌手既能保留自己的个性风格,又能发扬已具备的优势和潜力,同时,通过解决了存在的问题,让歌手的整体素质和艺术修养以及演唱水平得到全面的提升。这样说出来是好像很简单的,但要在教学中做到和做好却是复杂而艰辛的。

金老师的学生中已经有十几位在重大的国际音乐赛事上拿金夺冠,还有许多人已经在新加坡、维也纳、悉尼、意大利、肯尼迪艺术中心等著名的音乐艺术殿堂成功举办了自己的独唱音乐会,在表现个人声乐实力和验证科学教学体系方面取得了圆满的成功。然而,最重要的是,歌手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让世界认可和接受了魅力独特的中国的歌声,用中国的民族声乐完美表现了我们的中国气派和民族神韵。大师说,如果让你用语言文字来解释什么是中国气派,什么是民族神韵,你解释不清楚,无论你怎样解释都比不上亲耳聆听他们的歌声所获得的那种强烈的直觉感受。因为在他们的歌声里,已经融注了我们民族的精神和审美,融注了中国的特色和风格,融注了科学的方法和先进的文化。华美的行腔韵色让你看见大江东去的豪迈气魄,婉转的细节表现让你置身小桥流水的诗情画境。明快的像黄鹂鸣春,低沉的似深谷幽泉,含蓄的如月夜花香,舒展的是白云飘荡。五千年的文明,三千年的经典都在他们的歌声里闪烁光芒。听他们的歌唱,你会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自豪,你会为我们中国有这样优美的歌唱和这样演唱的方法而惊叹。我可以毫不谦虚地说,今天的世界上,最先进、最科学的声乐演唱和声乐教学是在中国。没有先进的,科学的教学方法,就不可能有这样骄人的业绩,也就更谈不上世界歌坛的中国气派和民族神韵。我不是说我们没有中国气派和民族神韵,而是缺少科学的方法将我们的中国气派和民族神韵推向世界,使之成为全人类的精神文化财富。

四.桃李芬芳的季节

跟金老师学有所成的弟子大致上有两个去向,一个去向是到各大音乐院校从事声乐教学,在更加广阔的领域去普及和推广科学的声乐教学理论,象吴碧霞、王世魁、董华、刘畅、刘辉、方琼、容世杰、许红霞、李琳等就是这样的典范,这让金老师倍感欣慰。因为没有什么能比他的声乐教学事业后继有人更让他开心的事情了。学生的另一个去向是去专业团体从事歌唱事业,像彭丽媛、宋祖英、阎维文、董文华、张也、戴玉强等一大批对中国音乐事业形成绝对影响力的实力星团。无论校内校外,金老师是桃李满天下,芬芳四季春。

2008128日,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桃李芬芳的季节——金铁林学生音乐会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剧场隆重举办,在上下两场的演出中,金老师的五十多名得意门生以中国歌坛主力军的整体态势闪亮登场。著名歌唱家宋祖英、阎维文、戴玉强、张也、董文华、吕继宏、刘斌、铁金、程桂兰、黄华丽、李晖、汤灿、张燕、吴春燕、祖海、王丽达、李丹阳、孙利英、阿拉泰、樊青青、郭瓦加毛吉和青年歌唱家高畅、陈笠笠、李琳、吕宏伟、常思思等弟子们,以饱含深情的歌声倾诉了师恩难忘的感恩情怀,以各自成名的作品见证了三十年国家的历史跨越和民族的进步历程,同样也鉴证了金老师从事民族声乐教学四十年的丰硕成果。

四十年来,金铁林教授第一次坐在台下看一场完全由自己的学生演出的大型音乐会。虽然有的学生因为特殊情况实在赶不回来参加这场演出,但他的内心依然由衷的高兴。他知道,他的学生们在他的眼里是学生,在万千大众的眼里他们都是受人爱戴和追捧的名家和明星,他们都已经担负起了诸多的社会责任和义务,他们长大了,他们成功了。 

望着在舞台上斑斓炫美的灯光里,弟子们一个个出现的身影,听着他们那熟悉的歌声,回忆的闸门被徐徐打开,那些和台上每个学生有关的往事,一件件浮现在眼前。他们当时跟他学习歌唱时的模样和那些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许多小故事、小插曲仿佛还是几天前的事情,然而,“几天”的功夫,他们已经不再是从前了。他们在金老师这里丰满了自己的羽翼,掌握了飞翔的本领,然后就匆忙地飞走了,飞到他们梦想成真的地方,在经历了成名成家这一系列荣誉光环的眩晕与陶醉之后,却又飞过这些喧嚣纷扰回到老师的身边,为自己的老师献上谢恩的歌唱。四十年从教育人,这漫长的时光被弟子的歌声拉近了,缩短了。大师的眼睛湿润了……

采访的时间不知不觉延长到了下午时分,陪同在我们身边的常老师不得不硬着头皮提醒我们:“该吃午饭了”。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金老师的眼睛变得黯淡了,似乎,吃饭的事远远比不上谈他的声乐教学事业更重要。我再次想起他刚才说过的话:“音乐是我的生命,声乐教学是我生命的支点。”

走出中国音乐学院的教学楼,在学院的宣传栏里又看到金老师的照片,下面文字是:中国音协副主席、北京市文联主席、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教授在部署和落实全院学习科学发展观。是啊,我想,在金老师心中的“科学发展观”应该更具有深远和现实的意义。

 

(金氏教学法秘笈)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