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主页>美育名师>
阅读文章

刘畅和她的学生们

文章作者:佚名 来源:互联网 添加时间:2010-05-10 18:06:00

承先启后续新篇

——中国音乐学院青年女教师刘畅和她的学生们

                                        崔彦海

我不是第一个采访流畅的人,就我本人而言,我也不是第一次采访刘畅了,但是这一次采访,颇有全新的感觉。因为这次采访正是刘畅在全心陪伴她的得意弟子常思思参加十四届青歌赛的决赛阶段。用常思思的话讲,这些日子我老师陪我的时间比我爸爸妈妈陪我的时间都多。其实,刘畅早在半年前就已经与钢琴伴奏胡廷江老师研究制定了常思思参加青歌赛的计划方案,对常思思进行着全方位的训练和声音潜能的挖掘,常思思是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青歌赛的备战。 (刘畅、常思思与作者合影)

作为中国音乐学院民族声乐教研室主任,除了正常的授课,还有进修生的课外辅导,刘畅并没有多少闲暇的时间,但是,每当她的学生们要参加重大比赛或演出时,刘畅会将正常上课之外的所有时间都花在学生的身上,她要用这样的方式让学生感到镇定和从容,她的学生们在她的陪伴下都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同事们把她的这种工作特点总结为:朋友式互动教学,保姆式跟踪指导。

刘畅除了自己的身体力行和率先垂范,更注重教学团队的合作氛围和创新精神,自从与老师金铁霖开展合作式教学以来,一方面要考虑金老师的身体状况来安排一些重要环节的指导和点拨,另一方面还要挤时间总结金老师的教学特点和学术思想,以此来丰富民族歌曲中国唱法的内涵和体系。除了向金老师学习,她还经常邀请系里的其他老师来为自己的学生把脉开方。因此,在刘畅的学生身上往往能让人感受一种宽博和充实的修养之美。在辅导汤灿和常思思的过程中,刘畅始终看重与钢琴伴奏胡廷江老师的合作与协调,经常征求胡老师的意见,尤其在学生的演唱练习方面,她会将胡老师在伴奏过程中的情绪表现纳入对歌手声音状态的综合评价之中,这样就迫使歌手用最佳的状态对待每一次演唱和每一个乐音,形成演唱与伴奏之间的默契与互动。胡廷江老师根据常思思的演唱风格和声音条件,先后创作了《玛依拉变奏曲》和《春天的芭蕾》两首歌曲作品。在这两首歌曲广受好评之际,胡廷江说:这两首歌的成功应该感谢刘畅老师,她针对常思思在演唱中的表现力度和声音潜力提出了许多更加大胆的修改意见,可以说,这两首作品是在与刘畅老师的磨合中不断完善的,是在常思思的刻苦实践中不断完美的。

   

刘畅是中国音乐学院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的,近年来主持民族声乐教研室的教学和研究,在民族声乐的创新和发展方面做了大量实实在在的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金铁霖教授曾多次在不同场合夸奖自己的爱徒刘畅,说她是最得力和聪慧的教学助手。

这次采访刘畅,得到了一个好消息,由刘畅所在的中国音乐学院民族声乐教研室刚刚获得了国家级的教学成果一等奖,一向很谦和的刘畅说到这件事,顿时显得神采奕奕,精神焕发。我能感觉到这个奖励对刘畅来说是多么宝贵,那是她八年来辛勤育人,无私奉献的回报和认可,也是以刘畅为核心的教师团队的集体荣誉。

正在读研的国家一级演员汤灿在谈到刘畅的教学方法和水平时说:我来这里学习,老师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诚恳和认真。她的教学特点是不讲废话,只在关键的节点上指出问题,在我理解不够到位的时候,她会给我示范,让我恍然大悟。

至于常思思,那就更不用多说了,她对刘畅老师已经形成了一种朋友似的师生关系,她十六岁就成了刘畅的学生,到了大学期间又成为刘畅与金铁霖老师合作式教学的直接受益者,常思思成长的每一步都倾注了刘畅的心血。在第十四届青歌赛上常思思以精彩的演唱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不仅为老师们争得荣誉,更为思思所属的海政文工团争得了团体荣誉。

已经毕业去天津音乐学院任教的黄晶晶曾这样评价老师:都说一个老师一个教法,刘畅老师正相反,她是一个学生一个教法。针对每个人的情况和条件来量身定做教学方案。我们作为刘畅的学生,不仅是学业上的幸运,更是人生的缘分。

谈到民族声乐教研室的未来发展,刘畅说,我的老师金铁霖教授对中国民族声乐教学的探索和创新是功不可没的,他将民族声乐作为主体来吸收借鉴西洋美声唱法,以此形成特色鲜明的“中国唱法”。对中国歌坛产生了积极有效的影响。我们今后的任务就是要在具体和务实的教学育人过程中,以我们的实践和探索,丰富、完善“中国唱法”的科学体系与运用机制,发展和创新“中国唱法”的理论空间与教学方法。争取在我们这一代将作为技法方式存在的“中国唱法”逐渐形成更加科学严谨的艺术形式。当谈到中国美声的理论依据时,刘畅说:金老师创立的“中国唱法”的核心价值在于,立足本土文化,吸收西洋唱法的可用之处。以民族文化为体,以西洋唱法为用。这对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之前出生的人来说是非常实用的。但是从常思思他们这一代以后的年轻人,情况就有所不同了。他们从出生就在接受像李谷一、彭丽媛以及宋祖英等几乎是两代著名歌唱家们的作品的熏陶,这些已经吸收借鉴了西洋唱法的民族声乐歌曲已经在潜移默化之中形成了八零后、九零后们的音乐积累和审美习惯,换句话说,常思思一代人从小接受的就是已经被融合过的“中国唱法”,而不是从小先接受民族音乐,形成民族音乐文化的本体意识之后再来接受西洋唱法。从这个角度上说,我们这一代教师的使命就是在完善“中国唱法”的同时,逐渐将“中国唱法”演变成一种可以独立存在的艺术形式。

在采访即将结束,刘畅说:我们的路还很远,我的使命也许才刚刚开始,朋友,请祝福我吧。临走时,刘畅送给我一套由中国广播影视音乐出版中心最近出版的教学推广影视教材《刘畅——中国音乐学院青年教师和她的学生们》。据说,这套光盘将在五月份向全国发行,很多音乐院系的师生都在期待之中。

今天抛出此文,算是我对刘畅的祝福吧。

特别声明:本站除部分特别声明禁止转载的专稿外的其他文章可以自由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和原始作者。文章版权归文章原始作者所有。对于被本站转载文章的个人和网站,我们表示深深的谢意。如果本站转载的文章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尽快予以更正,谢谢。